2014年05月21日

翻译机行业开打“三国杀”

  比如百度翻译机,是包括百度的语音引擎、大数据、神经网络等技术的综合集成,这个产品的重点不是硬件,而是背后的技术。这就导致了硬件项目在整个体系内的地位不高,相应的产品创新就不会那么的明显。在一个大的体系里面,受着KPI还有时间周期等各种因素的影响。有多少资源,就有多少掣肘。只是为了来完成这个事情,例如腾讯做过很多次智能硬件的尝试都失败了,但是这些人失败了之后并不会失业,而是会被公司调剂和分配到另外一个项目去。

  “一个新厂家,要组装一部新的机器,仅仅需要2~3周,成本是大牌厂家的五分之一,甚至更低。每当有新的硬件上市,山寨厂家拿到系统方案后,根据自己需要适当改动,贴上自己的商标,就可以上架发货,靠着低成本低利润快速走量。”老王说对他们来说已经轻车熟。

  作为翻译机行业的从业者,时空壶的创始人田力把目前的技术模式分为三类,第一类,技术非常成熟了,创业者去做同样的技术,但差别不大;第二类:在现有不完善的技术上,进行迭代和改善;第三类,完全从0开始。包括时空壶在内的创业公司,大多选择了第二种。他认为,在现阶段各家的翻译技术差异化较小的情况下,用户的痛点在交互体验。

  当然,在这种情况产出来的产品,和所谓的设计美感、技术创新等没有任何关系,最大的好处就是便宜。从拼多多的崛起,我们也可以看出来,中国社会这种多元的局面,造成了经济上多元化,很多一线城市消费者看不上或者认为是消费降级的产品,正是别人的升级。

  

三国杀

  创业公司,硬件创新的流程很长,需要长时间投入,供应链是一个巨大陷阱。需要解决供应链一系列问题,尤其是硬件新入局者。同时也需要长期资金的投入,包括解决人力成本、科研成本、供应商款项、分销商和渠道压货延迟结算等等。在相关产品或商业模式被认可后,很容易被巨头跟进,从而影响发展。

  从覆盖的用户的群体来看,行业大公司主打一二线城市用户需求,科大讯飞的手持翻译机占了50%以上的市场;创业项目覆盖海外和一二线的差异性需求;山寨集团军覆盖三四线城市、第三世界国家或稍低端的用户需求。这三种模式,各有各的优势,没有哪一种是绝对的完美,它们的组合,构成了中国消费群体的全部。

  对于在华强北呆了23年的老王来说,翻译机又是以他为代表的山寨厂商的一次绝佳变现机会。华强北山寨军团的兴起,要从2003年开始说起,当时手机价格高居不下,被大厂垄断。公司联发科推出了单芯片手机解决方案。这在当时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完全垄断的芯片局面下,是一个巨大的突破。而深圳的华强北,具备从电子元器件到模具厂等分工明确又完整的产业链,完善的元器件供应链、集中的方案商、大量汇聚的公板和公模,这使得硬件的组装和量产变得非常容易。

  即时翻译的研发源于美国,但从目前来看,国外的技术优势在于底层的翻译引擎,比如微软和谷歌,但硬件的方面表现不尽人意。比如谷歌的PixelBuds和苹果Air-Pods也并不完美,前者的实时翻译功能仅支持谷歌自家的Pixel系列智能手机,而非手机通用。而AirPods不支持实时翻译功能。真正做的好硬件产业链,还是在中国。

  目前巨头生产的翻译机,以手持翻译机为主。当甲乙双方在一起对话时,甲先对着机器说完,再把机器交给乙方,乙对着机器说完再给到甲。整个交流过程中,就是机器的来回的往返。如果人多这种体验感会比较差。

  

三国杀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出境旅游发展年度报告2018》:2017年中国出境旅游市场达到1.31亿人次。行业人士以此推测,我国翻译机市场规模在2020年会高达545亿元。这还不包括对英文有同样需求的外贸商务、亲子英语教育等庞大市场。所以,毫不夸张的说,翻译机是当下最火的硬件创业领域之一。通过一部小小的翻译机,我们可以看出整个硬件创业的全部。

  目前国内翻译机的硬件解决方案,主要有3种:第一种是对蓝牙的扩展,手机装APP进行连接,完成翻译;第二种是手机和硬件设备,通过WiFi连接,来进行翻译;第三种则是的手持硬件设备方案,类似平板。

  目前在第一二阵营之外的翻译机小厂和山寨阵营,已经发展的特别成熟。上淘宝搜翻译机+方案的关键词,跳出来的有几百个选择的方案,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快速增长。其中最低的方案价格仅仅为70多元,而且深受欢迎。这和自主研发的创业项目动辄几百万投入,几千万乃至上亿融资和推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们不做品牌,不做大流量推广,通过自有渠道或者代理快速走量。等到翻译机这波风潮过去后,这些方案商又会快速的转移阵地,开始投入到下一个热门的硬件行业的掘金和利润瓜分中。据创界网

  巨头做底层技术支持,也会做硬件产品来检验相关技术。目前市面主要的语音翻译引擎主要是大公司来主导的,包括谷歌、微软、百度等,另外就是类似科大讯飞专门的语音语义方面技术的公司。涉及到相关的技术包括AI、大数据、神经网络等等。优势明显:理论上是有钱有人有资源。弊端也很明显:公司太大,项目覆盖有限。像谷歌、科大讯飞等等公司的重点,并不是研发面向C端的硬件产品,他们重点在底层技术的研发。

  深圳的华强北,一直被称为中国乃至世界的电子之都,这里是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硬件生产和集散地。老王对于华强北各种变化发展和环节,了如指掌。对于上出现了很多唱衰华强北的声音,老王承认,很多过气的产品和商业模式确实被淘汰了。但是,也有很多交易,从线下转移到了网上,但还是原有的那拨人在操盘,交易额反而在不断增长。包括硬件方案解决、相关的电子元器件供应、贴牌生产接单等。如果不是行业里的人,单单从线下来体验,没有办法切身感受到市场的火爆!

  现在市面上的翻译产品主要是翻译APP或手持翻译机,采用来回传递的方式,一般适合问等简单场景。而翻译瞄准的是更高频的商务、教育等场景。例如时空壶的WT2,特点是给对方分享一个后,双方可实现对的翻译对话,技术独特性在于耳对耳翻译和自动算法。

  一位百度的硬件工程师说:“大公司的机制和架构、利益驱动点决定了大部分的互联网巨头公司的硬件项目创新仅仅能做到如此了,关键还是底层技术。”这就给了硬件细分领域的创业者很大的空间,对创业者来说,他没有可以退,这就是他的全部,他必须全力以赴,向死而生。在利用巨头底层引擎技术的同时,进行技术和产品体验的创新。

  科大讯飞在2018年10月25日发布的信息显示:翻译机上线5个月销量超过20万台,市场占有率第一,收入同比增长200%,但按照一台2999元计算,整体销售额接近6亿,在第三季度50多亿的收入里,大概占到了十分之一。

  中国任何一款硬件产品,都离不开三个主要的角色:行业大公司或互联网巨头、创业公司、山寨厂家。基本模式是:巨头提供底层技术,吆喝和发起;创业项目在技术上和产品上进一步打磨和创新;山寨公司大流做批量复制。中国任何一款硬件产品:手机、智能音箱、机器人、平板电脑以及最近火爆的翻译机行业均是如此。